盛大游戏重返资本市场 被指瞒哄重大隐患

发布时间:

该文章指出,传媒板块中,收并购尤为常见,业绩对赌和业绩承诺也就尤为常见了。正所谓无并购不商誉。而大部分发生商誉减值的资产会进行业绩对赌。商誉减值的标的资产中,进行业绩对赌的占比在85%以上。商誉减值经常产生在被收购资产业绩对赌到期当年及对赌结束后第一年。这不得不让人为世纪华通高悬于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捏一把汗。

世纪华通面临商誉危险

瞒哄重大隐患

近日,世纪华通公告称,经证监会审核,世纪华通重组盛大游戏获证监会有条件通过。这也象征着,历时8个多月备受关注的盛大游戏注入世纪华通,随着这个布告的发声终于尘埃落定。然而,看似皆大欢喜的结果,其中却仍暗藏着重重危机。

格隆汇文章称,目前,世纪华通是A股游戏行业内商誉最高的公司,金额高达74.64亿元。在此并购名目中,盛大游戏事迹承诺为:2018年-2020年扣非净利润分辨不低于21.36亿元、24.94亿元、29.68亿元,3年共计75.98亿元。而根据世纪华通最新暴露,盛大游戏2016年、2017年、2018年1-8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7.61亿元、41.94亿元、27.31亿元,净利润辨别为15.87亿元、17.43亿元、13.88亿元。在2018年游戏行业陷入寒冬之时,譬如腾讯、网易等大厂商都未能独善其身,世纪华通在草案中测算了盛大游戏2018年的净利润,低于许诺的21.36亿元。

本文综合中国网、环球网、格隆汇、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报道

据中国网报道称,2001年6月29日根据《热血传奇》共有著述权人亚拓士和盛大签署的《软件允许协议》及其补充协定,盛大游戏仅领有《热血传奇》PC客户端游戏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经营权。而盛大游戏在未经《热血传奇》著作权人娱美德跟亚拓士同意,擅自向多个私服、PC客户端游戏、网页游戏、手机游戏进行授权,并且也不就相关非法受权游戏所得容许费向著述权人娱美德支付过一分钱。对此,娱美德向新加坡国际商会仲裁院(ICC)动员了仲裁。依据君合律师事务所向中国证监会提交过的举报文件显示,如盛大游戏在新加坡仲裁败诉,其需支付约25亿公民币的巨额抵偿。然而,世纪华通在此次交易过程中,闭口不提重大诉讼对其主营业务模式、持续经营才干的重大不利影响。作为收购方世纪华通却不如实布告隆重游戏其潜在危险,这对投资者跟股民来说是一种非常不负任务的欺骗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