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葛剑雄:愿终生为历史地理学科奉献

发布时间:

  葛剑雄认为,改革开放为他供应了以前不敢空想的机会。1985年,40岁的葛剑雄第一次走出国门,到美国哈佛大学访学。迄今,他已经去过五大洲60多个国家,参加过中国第17次南极长城考察队,在南极长城站待了两个多月,也曾经有机碰到北极点。

  改革开放后,中国从新招考研究生,葛剑雄以高中毕业的身份考入复旦大学,师从中国历史地理学科重要奠基人和开拓者谭其骧先生,并成为新中国第一批两位文科博士之一。

  在葛剑雄看来,改造开放也给了他很多学术以外的机会。辞掉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职务时,他接受校方安排,担任藏书楼馆长。对此,他说只有一条需要强调:既然是服务,就在服务高下功夫。担当馆长后的第三年开始,复旦大学进行公共服务系统测评,图书馆每次都是第一名。

  对过往的成就,葛剑雄总结说,一个人要取得成功,须要具备三个条件:个人的天赋、际遇跟机遇、个人努力。

  作为学者的同时,葛剑雄长期在政协供职,曾任上海市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市政府参事多年,在参政议政范围奉献突出。

  葛剑雄提出,到这个目标实现的时候,才敢说已经达到了真正的“世界进步”。他坦言,“中国历史地理信息体系”(CHGIS)是达到国际先进了,但这还只是一个方面,还不是学科的全部。因此,所有研究人员需要尽力的不仅是要摸清楚这条路,他以为当初在国度的大力支持下,从物质前提上讲,完全可能到达这个标准。

  从一名中学老师到大学先生;从占领高中学历到博士学位;从主要从事基础教导到当初以科研为主,有名学者葛剑雄感叹:“这40年的变革和成果,超出了我原来的妄图”。

  按照葛剑雄的设想,中国的历史地理研究还未达到真正目的——在世界当先。在中国历史地理2000年的年会上,葛剑雄做了《面向21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学》的报告。他提出了一个观点:研究中国的历史地理取得最高成果,还不算,很难说已经具备国际性,如果用这实际跟方法研究本国的历史地理,也能取得一流成果,才敢说达到国际先进。

3月2日,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的政协常委葛剑雄向媒体表示将关注高考改革。 中新社发 骆云飞摄 资料图:葛剑雄接受媒体采访。 中新社发 骆云飞摄

  葛剑雄表现,在中国当政协委员,最主要的是自发接收中共的领导,首先所有要依法办事,第一是宪法。此外,政协是一个政治性的机构,应该有政治道德,具体讲就是要按照政协的章程。

  “我很幸运领有改革开放这一机会,也就是说具备了第二个条件,改革开放这40年间,我不辜负这个时代,尽了一点努力”,葛剑雄表示,将继续招研究生,连续做科研名目,还一直会在内部对政府提一点倡导;将来精力不够了,退休了,就自己做事,重要的是精神上怎么持续。(完)

  下一步还需要做什么呢?还需要终生为这个学科奉献。年过七旬的葛剑雄自问自答。他说有了改革开放这么好的条件,本人对做研究这一点仍是很坚持,“虽说对事业的态度还不达到一种信仰的程度,然而贡献的程度,我自认为还是达到了”。

  毕业即留校的葛剑雄在复旦大学辞职期间获得了一系列重大结果。在担负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期间,他英勇翻新,为推动历史地理学科发展、提高研究生科研水平作出很大奉献。

  中新社记者 许婧

  中新社上海1月9日电 题:学者葛剑雄:愿毕生为历史地舆学科贡献

  葛剑雄是历史地理、中国史、人口史、移民史等方面研究的著名专家。现任复旦大学资深教养,中国教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历史学部委员,核心文史研讨馆馆员,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