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迟子建:“文化兴边”过程中倡导加强考古

发布时间:

  作为连续两届的全国政协委员,迟子建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每年来京开政协会议都会准备一份提案,上会前丰富和充实提案内容是最重要的。因为感触到文化在边境发展中的重要性,迟子建今年做了有关“文化兴边”的提案。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等速成作品?

  迟子建:只是生活习惯。可能接打电话和收发短信,这些功能对我来说足够了。

  迟子建:正是由于感想到文化在边疆发展中的重要性,我今年才做了“文化兴边”的提案。因为这些地区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是中国内陆的生态屏障,在这些地域做大范畴经济开发,基础薄弱,还会危及生态,浪费资源。文化游览局部合并后,可能发挥其优势,开发文化旅行资源,实现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的双赢。黑龙江刚履行了优化营商环境的条例,营商环境的改良,当然也会改进文化投资环境,是件好事。

  新京报记者 何强

  出发前一刻还在充实提案内容

  全国政协委员、作家迟子建:
  “文化兴边”过程中倡导加强考古

  迟子建:我是个作家,在黑龙江省作协从事为作家服务的工作。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在我看来是这份工作的一个延伸。因为作家们的写作与事实总是周密相连的,而书写百姓,是文学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我每年所做的提案,比喻《设破救助站,妥善安置街头流浪乞讨人员》《对恢复大兴安岭地区高寒补贴的建议》等,所涉人群都是我的笔倾情拥抱的人。

  迟子建:比如哈尔滨市委机关搬迁,原址空下来后不必于商业,将被打造成博物馆群,各级领导对文化的重视可见一斑。如果说短板,我觉得对文化精品的打造不够,翻新才干也偏弱。

  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作协主席,代表作有《伪满洲国》《群山之巅》《北极村童话》等,曾两次获得茅盾文学奖。

  新京报:这是否会影响你作为一位作家对时代、对社会的认知跟控制?

  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迟子建:一个通讯工具,怎会影响一个作家对时期和社会的认知?因为我每天也上网浏览新闻。作家需要的不是浮萍似的爆炸资讯,而是艺术池塘深处坚韧成长的碧草。

  新京报:你不用微信,手机只能接打电话、发送短信,是因为对古代科技的排斥?

  新京报:上会之前,你做了哪些履职准备?

  迟子建:政协委员是通过提案和建言来履职的,我每年来京开政协会议时都会筹备一份提案,上会前丰盛和充实提案内容是最主要的。今年我带来的“文化兴边”提案,其中有一点倡议,就是在文化兴边的进程中增强考古,就是动身前一刻空虚进去的。

  迟子建:我这次带来的提案是《将“文化兴边”列入未来国民经济跟社会发展打算的提议》,我渴望抛砖引玉,有更多的有识之士能加入对这个问题的探讨,提出更存在建设性的提议。

  施展文化旅游合并后上风开发资源

  谈信息资讯

  谈东北振兴

  迟子建:网络作家要坚持作品的更新量,所以对他们来说,保持艺术水准是个挑战。

  新京报:你如何理解委员的身份和职责?

  谈履职

  新京报:有不具体的例子?

  新京报:这次上会,你最关注哪些议题?

  新京报:除了经济、政治等因素外,你认为文明应该在东北振兴中表演何种角色?

  作家不须要浮萍似的爆炸资讯

迟子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