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对“爱国主义”的反思

发布时间:

让咱们概览一下“2.26事变”,看看在这场事变中,爱国主义表演了什么角色。

今年2月26日,是日本“2.26事变”83周年。我儿时,也就是文革期间,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叫《动荡的昭跟史》(又名《军阀》)。那时候,这部电影是作为“批驳片子”放映的。电影一开真个画外音,我仍然明白记得:“1932年2月26日,一些青年军官发愁于大众的疾苦,带领1400多名士兵发动政变,包围首相府……”随后就是急促的枪声和血腥的画面。后来,日本史成了我的专攻后,我知道那场事变是日本历史上的一块里程碑。这场事变对日本当前的发展存在极大影响。

所以称“2.26事变”是一块里程碑,关键因为这一事变使“只有爱国,就是正义”的社会氛围几乎达到顶峰。直到今天,“爱国主义”依然是很多国家、很多民众乐意高举的旗帜。但咱们必须清楚,爱国主义,本质上是民族主义,而民族主义分为两种,一种是强调“民族认同”的“传统民族主义”,另一种是强调“民族利益至上”的“极其民族主义”。如果一个民族、一个国度将自身好处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那对其余民族将象征着什么?答案非常清楚。事实上,当年日本军国主义跟德国纳粹用以动员民众的就是“爱国主义”。

◆《日本新华侨报》专栏作者 冯玮

1936年2月26日拂晓,矶部浅一、村中孝次、栗原安秀、野中四郎等佐官,率领以日军第一师团第一、第三联队为主的1480余名士兵,袭击了首相冈田启介官邸等6个日本统治阶层官员的官邸以及东京警视厅,并向陆相川岛义之递交了《蹶起趣意书》,显示了他们充满热血的“爱国主义”情怀:“此祖宗遗垂之神州,一掷即坠落归于破灭已洞若观火。值此内外重大危急之时,我等决意诛戮破坏国体之不义不逞之徒,芟除遮蔽稜威制止维新之奸贼。为匡正大义,推戴国体,开显进展,纵然肝脑涂地亦万逝世不辞。谨以此呈献神州赤子之卑微的由衷之言。”